以后地位:小说免费阅读的网站>女生耽美>黄金家属> 第二章 血染崖山——杀身成仁
浏览设置(保举共同 快速键[F11] 进入全屏沉醉式浏览)

设置X

第二章 血染崖山——杀身成仁(1 / 1)

士兵来报,元将韩新乘划子来见。这是韩新第三次来劝降,张世杰心中自明了,他对韩新再领会不过了,那是他外甥。张世杰心志已决,本欲不愿再会,但为求最初把话说大白,以告终了张弘范劝降之心。

韩新进了船舱,拱手一拜,未等启齿,张世杰便厉声说道:“请你转告仲畴(张弘范),其父张柔于我有种植再造之情谊,吾此生无以还恩,惟有来生再报。吾身为汉民,亦为宋臣,忠君爱国是为大义,现现在两国交兵,我朝军民高低必将搏命一战,以死明志,请你不必再劝,好自为之。”言罢,张世杰背手一转望向窗外,不再措辞。

一番话,让韩新面红耳赤,他那三寸不烂之舌仿佛打告终,不知若何说,轻淹几口唾沫,直觉的口干舌燥。末端,说道:“国威很多天前战死于鄂州,遵姑父之命,我已新置棺椁敛好,归还祖上涿州,未知姑父可有别的嘱托?”

张世杰默语错误,少倾,韩新见无觉得劝,道:“姑父既已抱定杀身成仁之心,小侄不再多说,若有别的未尽之心机可与手札来告。两军交垒,还请姑父保重。”言罢辞职。

正月二旬日,乍起熏风,旗帜趁着风劲儿止不住的跳动,未尚,只见崖山海疆南端极速驶来近百艘满载茅草的乌蜑船,元军欲用火攻。可是始料未及,张世杰罗致了之前焦山之战的经验,使人在一切战船外表涂抹湿泥,悬以水桶,并置长木横插于船头,使得元军械船无功而返。

火攻无果,张弘范便分兵封闭出海口,并别离支配一只劲旅在涨潮时从崖山北部浅谈登岸,又一起向南,截断宋代打柴和打水的通道,另外一只则登上汤瓶山,筑好工事,至此,崖山海疆已被元军围的风雨不透,张世杰的水寨仿佛一座孤岛,上天无门。

厥后十余天,饥渴难耐的南宋军民自愿饮用海水,纷纭吐逆腹泻,战役力大受影响。落空了出海口后,张世杰的十万军民被紧紧困在崖门水道当中,右边的崖山与左边的汤瓶山犹如两扇繁重的大门,打开了宋代君臣的求生之路。偏将倡议调集士兵夺回补给线,但为张世杰谢绝了,张世杰很清晰本身的气力,虽然说本身有十万军民,但可战之军只要四五万,此中不乏很多是江州四周自觉勤王的通俗百姓。现在,虽已入绝命之境,但不可分兵冒险,必须集合一切可用之兵力与元军背注一掷。

农历仲春初四,降元的西夏王朝后嗣,李维忠之子,李恒率兵从陆路到达江州。李恒在北,张弘范在南,构成了南北夹攻之势。李恒在到达崖山北岸以后,试图以划子进犯张世杰的北部防地,但无法北岸滩浅,行军未果。

仲春初五,风雨昏雾四塞,天涯之间不能相辨,张世杰预见到大战期近,遂遣人至帝船,欲迎请宋帝赵昺到本身的帅船上以备包围之便。可是左丞相陆秀夫谢绝了。此时的陆秀夫,身旁无觉得信,更不能容忍宋帝为敌军所俘而受辱。言道:“君上而臣下,君内而臣外,现在之际,南宋臣民必将决斗苦战究竟以不辱帝名。”

仲春初六,大潮。决斗,起头了。

(本章完)

上一章 目次 +书签 下一章